资讯|论坛|病例

搜索

首页 医学论坛 专业文章 医学进展 签约作者 病例中心 快问诊所 爱医培训 医学考试 在线题库 医学会议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头条 > 一个医生的回归,出走公立医院3年后,他又回去了!

一个医生的回归,出走公立医院3年后,他又回去了!

2021-12-06 08:31 阅读:4646 来源:医学界 作者:爱爱医小编 责任编辑:爱爱医小编
[导读] 一次出走和回归,他决定以后安安心心做个医生!
这三年对他来说,看上去像是走了一个弯路,但他觉得也不完全是弯路。
 
三年前,L医生从他工作了20余年的北京一著名三甲医院辞职,加入了一所高端私立医院工作,在私立医院工作了三年多后,他再度选择了辞职,重返公立三甲医院。
 
经历这一次出走和回归,L医生表示,未来他应该不会轻易再变动了。这三年对他来说,看上去像是走了一个弯路,但他觉得也不完全是弯路。
 
以下内容是基于L医生的讲述编辑整理而成,为方便叙述,我们将L医生辞职的公立医院称为B医院,他加入的私立医院称为H医院,他回归的公立医院称为C医院。本文发布前经L医生确认。
 
我是神经内科医生。
 
辞职的时候,我已经是正高职称了2012年晋的正高,一般40岁前晋正高都算是比较早的,我拖了一年,40岁整晋的。在科里我也很受主任器重,一直担任他的副手,做行政副主任。大家都认为,我已经渡过了医生职业中最艰难的阶段,未来一片光明了。
 
对于我的辞职,院长也觉得很突然,也多次挽留。她对我说,即使你一定要走,H医院也不适合你,个人的发展和平台确实有很重要的关系,你一定要慎重考虑。
 
说实话,我也是下了非常大决心才做出这个决定。
 
医生这个职业是我从小的理想。我从小身体不好,经常生病,我记得那时候去趟公园,回来都会发烧,所以经常出入医院。从小我就对医院的环境很熟悉,感觉医生很了不起,能给人看好病。
 
所以我从小就想当医生,小时候的玩具都是听诊器、注射器之类的。高考填志愿时,我基本上填的都是医学院校,最后考上了首都医科大学,我的博士是在北大医学部读的,博士毕业后就留在了北医教学医院B医院工作。
 
对于别人来说,医生可能只是一个谋生的职业,但对我来说,除了谋生之外,还是我愿望的实现,这个职业对我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
 
当我做了20余年医生后,我发现我虽然很忙,忙到一年都休不了几个周末,但我用于临床的时间、真正看病的时间越来越少。
 
一年到头,我的周末几乎都在外面参加各种学术会议,这些会议有些确实是有收获的,但有时也有一些重复性的会议。你知道,中国社会是讲人情的,请你去捧场也没法推脱,在学术圈里这些都是无法避免的。
 
用于看病的时间越来越少,我觉得这已经违背了我做医生的初心。另外周末都在外面开会,也让我疲于应付。
 
促使我离开的另一个原因是医生的执业环境越来越不好。我做住院总的时候,有次夜里去会诊,正赶上患者家属围攻请我会诊的那个医生,我上去拉,结果病人家属把我给打了,鼻骨骨折,流了很多血。但那是比较早的事情,当时也没有媒体报道伤医新闻。
 
后来2003年非典,医生的地位明显提高了,我以为疫情结束后医生的地位能够保持下去,但实际上疫情过去后,医生处境比原来更差了,各种暴力伤医事件被频频报道。包括我们科的老主任,一位70多岁的老太太,被病人推倒了,腰椎压缩性骨折,卧床了很长时间。
 
这些伤医杀医事件让我觉得挺寒心的,这也是促使我从公立医院辞职的一个原因吧,因为私立医院好像从来就没有曝出过伤医事件,而且我听说H医院有保护医生执业安全的制度,如果患者对医生有攻击行为的话,医生可以拒绝提供医疗服务,我觉得这挺合理。
 
我辞职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收入的问题。我已经是正高了,而且还担任科室副主任,如果去染指一些灰色地带,那收入可能会比在H医院高很多。但我从医是为了实现小时候的理想,我不允许灰色收入玷污我的理想。而且我也有信仰,相信轮回和因果,因此选择规规矩矩做医生,这样的收入确实不多。
 
虽然那时候公立医院医生每年的薪水都在增加,但工资增速远远赶不上房价增速。我做了20多年医生,做到这个职位,还是住在五环外郊区的经济适用房,每天通勤时间要两个多小时,体力精力都耗损很多。
 
我记得特别清楚,2017年底,我得了两次流感,高烧刚好之后又发高烧,就觉得体力已经到了一个极限。H医院,不仅收入可以提高50%,而且离家更近一些,路上通勤时间可以降到一小时以内。这是一些具体的客观因素。看似不重要,但其实不可能完全忽视。毕竟,生活不是过给别人看的。去了H医院之后,一开始感觉确实很好。
 
首先,我工作时间的80%-90%都用在临床,而且和每个病人的交流都非常充分,医院也规定了首诊40分钟,复诊20分钟,中间没有人进来打扰,也不允许医生接听私人电话。可以说,医院为医生和患者提供了一个良好的沟通环境。
 
公立医院的病人太多、医生太忙,我们往往更关注疾病而忽略了病人。但实际上,治疗的对象应该不仅仅是疾病,而是病人这个整体。神经内科现在有一个亚专业叫神经心理学。很多头痛头晕的患者,实际上并不是器质性疾病,可能就是心理问题,例如焦虑抑郁,只要医生有充分时间和病人交流沟通,就能找到具体的病因,然后从心理层面给一些疏导,对病人帮助会非常大。
 
另外,H医院在私立医院中还是比较规范的,比较讲求循证医学。但后来时间长了,也发现存在一些问题。一个是各科为了完成KPI,互相抢病人。其实这本身可能并不是一个问题,说实话在公立医院,一些合并症多、年龄大的患者,医生不愿意接收,因为公立医院医生怕出医疗纠纷,怕影响周转,这些患者接收起来会有心理负担。但在H医院,不管多危重的患者,大家都在抢,因为病情越危重,整体医疗费用就会越高,越容易完成KPI。
 
但过犹不及,为了完成KPI,有些科室去抢不属于本科室的患者,从而给病人利益带来损害,这是我难以接受的
 
还有一个原因是,医院领导对于科室发展规划的思路和我不一致。学科发展到今天,分科越来越细,而院领导的理念正好相反,她想要合并一些科,比如神经内科要和神经外科合并。这种思路对于有些科室确实是好的,如心外科只有一个医生,与心内科合并后其实与没有合并也差不多,而且心脏疾病内外科多有交叉。但神内和神外的交叉点很少,经典的神经外科主要是做颅内肿瘤,经典的神经内科则是卒中、神经变性病,如老年痴呆、帕金森病,运动神经元病等,还有睡眠障碍等神经心理疾病,以及神经系统自身免疫病等。
 
神经内科的病种非常广泛,光肌肉病就有400多种,除了卒中介入,与神经外科交叉点很少,医疗行为模式也很不同。几乎没有交叉的两个专科合在一块怎么看病呢,让我看脑肿瘤,我也不会啊。
 
另外,H医院的病人量还是远远不够的。医生是一个需要终身学习、积累的职业,没有那么多病人,积累就会比较慢。尽管我在H医院也有一些收获,例如H医院外国病人很多,我能看到一些国内患者身上很少见到的病种,但总体上肯定不如在公立医院病例积累多。
 
虽然我最终因为这些原因选择了从H医院辞职,但到目前为止,我还是认为,在目前的环境下,在私立医院里面,它还算相对比较正规的。
 
我现在刚刚入职C医院一个多月,C医院是首都医科大学的教学医院,我的本科是在首医读的,还是比较有缘分的。再次回到公立医院,之前离开的一些原因,有些还是客观存在的,有些已经有所改善了。比如收入问题,现在收入肯定是减少的,要比在H医院减少1/3左右。但我一直也没有把钱放在第一位,如果我把钱看得很重的话,根本不用辞职去私立医院。
 
我把这段经历视为一种修行,对我来说,可能人生不同阶段,你会知道什么对于你来说是更重要的。所以我可以继续忍受五环外的经济适用房,而且现在的C医院,比B医院离家也更近一些。
 
现在我只做病区主任,管33张床位,床位周转很快,几乎每天都会收进10个左右新病人,再加上出门诊时间,我又回到了以前繁忙的公立医院医生的状态。
 
由于疫情和其他原因,现在的学术活动少了很多,而且学术会议都基本改到线上了,参会付出的时间成本就少了很多。
 
所以,现在的工作状态我是比较满意的。教学医院的学风还是很浓厚的,虽然刚到这边一个月,目前已经投了4篇文章了。把自己看病过程中的心得,把一些少见病例写出来供其他医生参考,这是我喜欢的事情。
 
近一两年公立医院的执业环境比原来好了一些,医院安保也严格多了,还设了安检。因为疫情的原因,病房都没有家属陪住,医院门诊的设计也都留有后门,装了报警系统,在安全感方面给人的整体感受还是比较好的。而且我始终相信,绝大多数患者和家属都是讲道理的,只要你真心对病人好,病人是能够理解的。其实我做医生这么多年,除了那次为了保护其它科的医生被打外,我自己从没有和病人出现过肢体冲突,甚至投诉都很少。
 
经历了这一次的出走和回归,未来我应该会稳定下来,安安稳稳的做医生,除非我们国家的医疗体制从根本上发生巨大变革。但从目前整体形势来看,这种变革在相当长时间内应该不会发生,未来公立医院的地位会越来越稳固。
 
来源 | 医学界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分享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注明来源为"爱爱医"的文章,版权归作者与本站共同所有,非经授权不得转载。

  本站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

  联系zhoumeifang@120.net,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意见反馈 关于我们 隐私保护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2-2022 Iiyi.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