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论坛|病例

搜索

首页 医学论坛 专业文章 医学进展 签约作者 病例中心 快问诊所 爱医培训 医学考试 在线题库 医学会议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头条 > 罕见!国家医保局发文叫屈:没压榨医院,也没强制病人出院,哪有只赚不赔的,医院不能只占便宜不吃亏…

罕见!国家医保局发文叫屈:没压榨医院,也没强制病人出院,哪有只赚不赔的,医院不能只占便宜不吃亏…

2024-04-18 08:30 阅读:1538 来源:见文末 作者:医**漫 责任编辑:医路漫漫
[导读] 本月9日开始,国家医保局官微连续发了5篇关于DRG付费的文章。
本月9日开始,国家医保局官微连续发了5篇关于DRG付费的文章。

医保局在系列连载里,狠狠批驳了几个社会痛点话题:

一、DRG没压榨医院,医院不能只占便宜不吃亏。

医保局在文章中指出,支付标准往往高于一些简单病例、低于一些复杂病例的,其本身就不是这个病组(病种)的最高限额,收治患者的费用高于这个标准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个事情。

因为,从医疗机构角度讲,一定还会收治很多本身费用标准低于支付标准的病例,在这些病例上得到了盈余的奖励,也理应正常收治和诊疗那些可能高于支付标准的病例。 
只能占便宜不能吃一点亏,天下自然没有这样的道理。

但现在,一些医疗机构、医生只讲所谓“亏钱”的病例,对于“赚钱”的病例三缄其口。



文章强调两点:

1、DRG没想限制医生看病,医生该怎么看就怎么看。

DRG/DIP都是并不鼓励临床医生去研究病组、研究支付标准的,从理想的角度,临床医生只管专心治病、合理诊疗,凭着自己的医术和医德治好患者即可,从最科学合理的角度,该用什么药就用什么药,该住多少天就住多少天。

2、DRG更没想故意折腾病人,从没让强制出院。

国家医保部门从未出台“单次住院不超过15天”之类的限制性规定。 医保支付方式改革中对相关疾病的支付标准不是“拍脑袋”得出,也不会刻意压低价格,而是以历史费用数据为基础、运用大数据方法科学测算得出。 

患者情况各异,完全可能出现少部分患者治疗费用远超病组标准的情况。DRG/DIP对此还专门设置了特殊病例支付的制度,即对远超标准的病例可进入高倍率病例,按照实际发生费用进行结算。



二、既然医保设计政策初衷是好的,为啥现在医生患者,都牢骚满天飞?

医保局借媒体的文章,对问题根源进行了总结:

1、在实际工作中,部分医疗机构管理较粗放,直接将病种平均费用当作最高“限额”,损害医务人员收入和参保人就医权益。‍

一个好政策,竟然让医生和病人都不爽,那自然是因为中间有“坏人”念歪了经。

医院为啥会亏损?

医保说那是因为医院之前搞大跃进式的负债建设。但你不能把其他地方亏的钱,都从病人身上找补呀。

2、医生抱怨DRG导致收入降低了,医保摆数据。

2018-2022年三级公立医院收入结构中人员经费占比分别为35.5%、35.9%、37.4%、37.1%和39.1%。

也就是说,医院的收入在上升,医生的人均医疗收入在上升,三级公立医院收入结构中的人员经费占比在上升,凭什么说DRG限制了医疗发展,减少了医院和医生收入?

医保喊冤叫屈:DRG背不动这个锅!

可是,医院人员经费年年在上涨,但是医生收入下滑,说明什么?

说明另外一些人,多拿钱了。

这些人多拿钱合理么?

不合理。

医保给出了不合理的理论依据。

如果医疗机构将DRG/DIP的盈余奖励与医生绩效直接挂钩,那么就是典型的杀鸡取卵、竭泽而渔,将可能直接导致医生从个人利益出发损害患者利益,继而对医疗安全、医疗质量、医院口碑、医院影响力等均将产生严重负面影响,将是典型的得不偿失。

医保局认为,以后再有医院领导敢用DRG的借口去扣医生绩效,大伙应该找他,而不是怼医保。

至于患者,在看病中遇到限额和推诿,以及对少数医疗机构将医保支付标准的“均值”变“限额”、以“医保额度到了”的理由强行要求患者出院、转院或自费住院的情况,国家医保局在文章中表示,坚决反对并欢迎群众向当地医保部门举报,将对相应医疗机构予以严肃处理。国家医保局受理举报电话为010-89061397。千万别客气。



连续五天,密集发文,谈医保支付改革,极其罕见。

如此集中阐释DRG付费透露了什么信号?

每一篇文章都言辞犀利的不像官方号,评论区里更是敞开了让大家争鸣争论,真是让人大开了眼界。

不仅文章评论区里让医生和患者都放开抱怨,把许多偏激评论都放出来供大家批判讨论,很有种理不辩不明的高度自信。评论区里,甚至还有医保工作人员对具体问题在线接访的,

不得不说,医保局的这次宣传回应搞得相当敞亮。

先不说问题能不能马上解决,起码有了态度,并且是向大家展示一个积极的态度,想让大家相信,医保和医生、患者才是真正的同盟。

遇到问题,不怕,及时反馈,他们好负责出面查缺补漏,甚至轮起权杖打板子,让医保的钱不浪费的花在病人身上。

而且,医保局在文章里,也很坦率的承认了,为啥要搞DRG?

原因就是,过去每年两位数的医疗费用增长幅度,是国家和民众最终都无法承受的,再这样恶性增长,它就要和癌症差不多,要出大问题了。

医疗费用的增长速度,得和经济发展的水平相匹配,所以现在必须砍掉一些不合理费用,让增速慢下来。

医保是由国家管理的,但医保更是大家交钱凑出来的共同财产,值得每个人去上心维护,真让医保随便报销,吃光抹净拉倒,那最终倒霉的还是我们大多数普通人。

一时之间,医保的文章,引发了网友炸锅似的热议。业内外,声音依然迥异。业外盛赞,业内不服。

不少知名医疗自媒体都发文,认为医保在甩锅。

比如,达叔就认为,财富的门,都是虚掩着的。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这次医保局表示自己从未出台过住院不能超过15天的规定,你坐在他的位子上,你好意思表达这样的观点么?不好意思。因为,你是医疗业内人,是规则制定者,是知道自己在甩锅。你觉得害羞,觉得自己这样说,是极其不负责任的。所以,你就坐不上那个位子。

三国里的曹孟德,他在自己军粮不足的时刻,采取的方案是什么?让粮官自己想办法。

粮官把干粮,变成粥,糊弄几日。再把粥,弄成更稀水,激起了兵变,惹众怒了。

曹操的选择是什么?借你人头一用,以平众怒。

我从来没有出台过,要把干粮变成粥、稀饭的规则,都是他们自己瞎搞。现在人也杀了,大家就算了哈。

控制床护比、药占比、耗占比、控制处方均次费、床位周转率,等等。上面只负责发布任务,发布考核指标。至于怎么完成,那是你们基层的事。完不成,我就扣你们的钱。患者要是不满意,那就是你们对任务理解有偏差。我可从来没要求你们这么做。

文字游戏,只能欺负不懂事的普通人。确实没有明文规定,但医保的支付方式不能超标,超过医保就不给支付,超过医保就扣医生工资奖金。相当于开了开了一个供销社的食堂。对外宣传是,绝对不会限制你每顿饭吃什么,也不限制你在哪里吃。你只管敞开了吃,管饱。转过脸,就对食堂的员工说,这些来吃饭的人均伙食费,一天10块。超过的部分,你们食堂自己出。

不发文件,只做口头指令,只做窗口指导。向下做留痕管理,向上做无痕管理。甚至,用概念性词汇的多义性,来制定朦胧性的指标,留出解释空间,刑名不具。

这在某种程度上,要么就是权力的傲慢,要么就是没有意识到,公信力损失会导致的悲剧。

社会管理有三个陷阱:修昔底德陷阱,中产收入陷阱。恰恰忘记最该讨论的,塔西佗陷阱。某一组织失去公信力时,无论说真话还是假话,做好事还是坏事,都会被认为是说假话、做坏事。

尊重是相互的。不尊重,也是相互的。课本上、墙上,都在挂着标语:诚信,文明。在医疗行业,大家都是读书人,都是千年的老狐狸,相互耍心眼,相互甩锅,一定会造成公地悲剧。你做初一,别人就会做十五。

达叔的这番话,有没有道理?

有。

但是,有些事,不是事的问题,是钱的问题。

实事求是,也应该看到。提高医疗服务质量、降低医疗成本。改革数年来,医保局取得的成绩是显著的

尤其是灵魂砍价,那真是实实在在的降低了药品耗材的费用,赢得了一定的口碑。

但是,医保局合理控费是必要的,患者利益的维护更重要。

而患者利益是否能得到保障,更多的是取决于谁?

医保么?

绝不是。

而是取决于医院的广大医生。

事物往往都是双面的,尤其是摸着石头过河时,你要拍春天,你就不能只拍春天。更不能,只看着对岸而忘了脚下。

这一点,国家医保局显然也意识到,甚至可以说,也看到了。

所以,医保局在文章中,也态度诚恳,语重心长,令人动情的指出:医疗问题非常复杂,医疗领域技术进步也很快,医保支付政策肯定有与医疗实际不匹配、落后于临床发展的地方。为此国家医保局正在建立面向广大医疗机构、医务人员的意见收集机制和DRG/DIP分组规则调整机制,以医务人员提出的意见建议和客观发生的医疗费用数据为基础,对DRG/DIP分组进行动态化、常态化的调整完善,定期更新优化版本,确保医保支付方式科学性、合理性,充分回应医疗机构诉求,更好促进医保、医疗协同治理和发展。



上月底,国家医保局党组成员、副局长李滔带队赴广东省调研时也说,要完善临床意见采集与反馈机制,畅通沟通渠道,广泛听取意见,不断完善分组调整、费用测算等配套措施。

这都表明了,医保局对此的重视程度。

不必讳言,目前很多地方的医保支付管理还存在简单粗暴、过度干涉、过分干扰等情况。

其中最为典型的,就是动辄被扣钱而无处评理、申诉。

不得已的情况下,医院会逼医生。

医生被逼急了,会干什么?

不言而喻。

无疑,任何一项改革,都难免触动一些人的利益和灵魂。

像我们隔壁韩国,医生们已经罢工好几个月了。前几天甚至发生了一名2岁小女孩溺水,被11家医院拒绝收治,最终死亡的惨剧。

而韩国想做的,仅仅只是增加医学生的招生规模而已,这在咱们国家是完全不可想象的事。

因为,任谁都得承认,中国的医生是世界上最苦逼的医生群体,没有之一。

论工作量和技术水平都遥遥领先,个人收入,却长期被压制尴尬垫底。但就在这种系统性压制下,却有一小部分“关键岗位的关键少数”赚得盆满钵满,结果几乎绑架了全民医保。

你看环境,看医保、看未来,看行业,要有终局心态,你要看到它十年后的样子。但是看人,你得反着来,你得看他十年前。

知道,国家为什么要对医疗领域“关键岗位关键少数”挥起反腐大刀的原因了吧!

如果你改变不了环境,你就去适应环境,于是,就长出了很多歪瓜裂枣。

来 源 | 老叶说医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分享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注明来源为"爱爱医"的文章,版权归作者与本站共同所有,非经授权不得转载。

  本站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

  联系zlzs@120.net,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意见反馈 关于我们 隐私保护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2-2024 Iiyi.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