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论坛|资源|病例

搜索

首页 医学新闻 医学考试 医学进展 诊疗指南 专家课件 医周精选 医学论坛 医学资源 医学会议 培训果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肾内科医学进展 > 跨国求医升温:中介机构兴起 医疗旅游谋变

跨国求医升温:中介机构兴起 医疗旅游谋变

2015-08-26 14:20阅读: 来源:无界新闻责任编辑:李思民
[导读] 为什么出国就医?患者往往是为了得到更好的诊断和治疗方案、设备、药物等。

    新加坡泌尿外科医生傅懋强发现,中国患者大多惶恐和急迫,“好像比医生还要急,进来椅子还没坐稳就要急着出去”。

    每当这时,傅医生就会安慰他的“客户”:“我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都是你的”。

    与国内“排一晚上号,只能聊几分钟”不同,傅医生的客户可以得到他的手机号,随时致电沟通病情。不仅如此,傅懋强和同行们开始为中国患者使用微信,提供“售后咨询服务”。

    傅医生和中国患者的故事正发生医疗发达地区的各个医院,其背后是中国医疗旅游需求的井喷。据梅奥诊所国际转诊主任Melissa Goodwin介绍,2012年至2014年,中国患者数量成倍增长。“中国本来不是我们国际化策略的一个优先市场,但是近几年,中国已经上升到我们第二级优先的市场了。”

    韩国保健福祉部等机构统计显示,2012年韩国入境医疗旅游的中国客户同比剧增69.1%,达3.25万人次,占整体韩国海外医疗旅游客户的20.4%,首次超过美、日等国,居首位。

    而在全球,Transparency Market Research今年发布的研究报告称,2019年全球医疗旅游市场规模将由目前的100亿美元升至300亿美元。从2013年至2019年,全球医疗旅游业将保持17.9%的复合年均增长率。

    家住武汉的张耀华(化名)去年4月在国内被确诊为肺癌三期,医院建议手术治疗。治疗费用对他不是大问题,最重要的是找到更合适的治疗方案。多方咨询之后,张耀华通过一家医疗旅游中介机构远赴美国MD安德森癌症中心寻求帮助。

    随后他感到果然“不虚此行”。医生首次问诊就达一小时以上,并对其癌症进一步分型。“你很幸运。你肺部的癌细胞就像黄油一般,放化疗就可使其融化。”这让张耀华长舒一口气,免去了开刀的痛苦和风险。一段时间的治疗后,医生以三个“Wonderful(棒极了)”来形容治疗效果。通过后续近一年的复查,张耀华的肿瘤无复发迹象。

    事实上,医疗旅游最早兴起于美国等发达国家,一些缺少医疗保险的人会到欠发达地区寻求“物美价廉”的医疗救治。而在中国,情况则相反,大多是富裕阶层不惜重金到发达国家以求良方。

    医疗旅游服务机构优翔公司总经理种岩介绍,其客户主要集中在资产千万级甚至上亿级的企业家群体,除重大疾病,他们也更加注重定期去海外体检、抗衰老疗养以及一些慢性病治疗。当然其中也不全是大富豪,“也有客户为了给孩子治病把房子卖掉。”

    为什么出国就医?

    根据法兰国际医疗负责人张月军观察,患者往往是为了得到更好的诊断和治疗方案、设备、药物等。

    在盛诺一家创始人蔡强看来,影响治疗效果最大的是诊断与治疗方案,这也是国内和发达国家差距最大的一环。根据该机构统计,国外否定或质疑国内诊断结果的占9%,调整治疗方案的占62%。按不同疾病来划分,62%的肺癌患者、58%的结肠癌患者、56%的神经系统疾病患者以及73%的黑色素瘤患者出国后调整了治疗方案。

    而治疗方案变化的另一面则是仪器设备和药物的差距。

    被誉为可对肿瘤进行“立体定向爆破”的质子重离子治疗系统,是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肿瘤治疗设备之一,只有美、日等少数发达国家掌握核心制造技术。在发达国家应用多年的这一治癌利器,于去年才终于在我国落地。

    运用微创技术实施复杂外科手术的达芬奇机器人,在胸外科、妇产科等疾病治疗中正大显身手。根据达芬奇制造商Intuitive Surgical公司数据显示,目前全球每年开展近50万台达芬奇手术;而在我国达芬奇机器人手术累计不过1万5千余台。

    在药物方面,今年6月国家知识产权局拒绝了吉利德公司药物Sovaldi的专利申请,而这一丙肝特治疗效药的遭遇,只是众多药品合法进入中国市场受阻的典型案例之一。再如,去年12月美国FDA批准了PD-1药物用于黑色素瘤,在日本该药物也可用于治疗非小细胞肺鳞癌,但中国尚无该药,只能通过手术和化疗手段。

    一个新药进入中国,要向药监和价格部门递交包括针对中国患者的临床数据在内的大量材料,从开始申请到最终获批,至少需要两到三年甚至更长时间。也因此不止一位业内人士曾向记者慨叹:“人家都更新换代了,咱们还没批完。”

    流程长原因是多方面的,这与我国药监体制有关,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简称FDA)人士向无界新闻记者介绍,他们的新药审评员会与药厂密切沟通,以帮助新药通过审批。但在郑筱萸事件后,为了避嫌,我国药监和药厂之间正常的沟通都受到限制,新药审批的沟通效率大打折扣。此外,药监局审评人员严重不足,而药企众多,递交的材料数量庞大,几个因素导致周期比FDA长。

    此外,治疗和护理技术的高低,可能直接决定了重症患者能否坚持完整个疗程。据携康长荣董事长顾欣向无界新闻介绍,该公司客户当中,不乏在国内接受放化疗副作用明显,身体难以支持继续治疗的情况。而日本等发达国家治疗和护理技术更优,可以帮助患者相对轻松地完成治疗。

    除了可能得到更好的治疗外,“沟通”问题也成了是否出国的微妙变量。在国内,漫长的等待过后往往只得到医生少得可怜的时间。而在其他一些国家,沟通则大不相同。患者们发现,那里的医院更像是服务机构,医生会耐心介绍不同的治疗方案,让患者了解到哪一种可能会带来最好的疗效。

    新加坡心脏病医生谢思立举例说,尽管在新加坡可以用到大多数国家尚未普及的生物可降解支架新技术,但医生往往并不急于向患者推荐使用,而是在详细的沟通了解之后选择更适合患者的治疗手段。“有时并不是哪个地方一定治得更好,更多的是沟通问题”。

    而在财富金字塔顶端的极少数人群,医疗旅游需求未必是“救命”,而是倾向于抗衰老、美容、体检、避世静修等“轻医疗”项目。

    中介机构兴起

    不过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出国看病着实不易。患者需要选定医院,然后根据要求整理好病历材料,翻成外文提交医院国际部。如可以接收,医院会出具预约函和费用预估单,患者据此办理签证。而出国看病的实际过程中,患者还可能遇到语言等障碍,甚至因为不熟悉国外看病流程而耽误病情。

    医疗旅游中介机构由此兴起。“这源于医疗的信息不均衡。”张月军说,由于极高的专业性和语言壁垒,不同的医疗机构对患者而言就像一座座孤岛。

    而医疗旅游中介公司可向患者提供一系列服务,提高出国看病的效率和体验。据厚朴方舟品牌策划主管农月枫介绍,以该公司为例,患者的病历材料会由医学支持人员进行整理并翻译,提交到美国或日本分公司,由分公司有当地行医执照的医生进行审核。随后,患者的材料会递交由厚朴方舟的医学专家团成员进行最后审核,并提供初步诊疗意见,医学专家团成员将亲自为患者推荐和预约医院和医生。

    待医院开出预约函和费用预估单后,公司会协助患者进行签证办理,包括机票预定、接送机安排。到境外后,分公司团队将全面负责交通出行、住宿及看病翻译、陪同,及时沟通患者与医方意见,回国后的随诊等。

    而对于轻医疗客户,优翔这样的机构则会安排健康体检、抗衰老等项目,并融入高端旅游的元素,尽量让客户能享受海外医疗旅程。

    在费用方面,通常一部分是支付给国外医疗机构的医药费,一部分是付给国内中介机构的服务费。两者相加往往从几十万、到上百万不等,根据病情、治疗项目和周期而有所差异。

    根据记者调查,近年来医疗旅游中介行业正处于分化过程中,各家主要机构也是各有侧重和所长。优翔以轻医疗为主,重大疾病为辅,两者比例大致为7:3。种岩表示,由于在国际顶尖医院治疗重大疾病的费用本身就已很高,医疗旅游服务机构加收服务费的空间被挤压,所以该公司很大程度上是依靠轻医疗的利润来反哺重大疾病业务。

    盛诺一家则专做重大疾病,而且不讳言自己采取高收费策略,并表示这是以高水平服务为支撑的。据蔡强介绍,其客户中肿瘤患者占70%,其中肺癌占比最大。目前上述两家都是以服务国内顶级富裕群体为主。

    在医疗目的地的选择上,各家中介也有所侧重。盛诺一家更推崇美国,并声称已与麻省总医院、梅奥诊所等美国顶级医疗机构签约。根据蔡强的说法,这意味着其患者可以得到更高效的预约和治疗服务。

    而携康长荣则以质子重离子治疗起家,将日本和德国作为主要医疗旅游目的地。与上述两家机构不同,其客户群体大多并非“富豪”,主要为中小企业负责人、公司高管、中产阶级以上的家庭等。在他看来,与医疗费用高昂的美国相比,日本和德国有着明显的性价比优势。“比如美国最优秀的神经外科医生,手术收费可高达50万美元,而德国同样水平的医生收费则只有5万欧元;再比如,在美国接受质子治疗是15——20万美元一个疗程,在日本则是15万人民币。”而且顾欣坚持认为,日、德的治疗水平不逊于甚至优于美国,关键在于是否能找到合适的医生。

    亚洲国家升温

    随着医疗旅游开始被更多国人了解,不同国家开始在患者群体中形成口碑特色:去日本体检、到韩国整容、赴英国看骨科……


    同时,近年来亚太医疗旅游兴起,有开始占据产业更多份额的趋势,日本、新加坡、韩国、甚至泰国、马来西亚等国由于距离、语言和文化等方面的便利,以及特色医疗优势,正成为中国消费者心目中医疗旅游“高性价比”的选择。

    以新加坡为例,据亚洲最大私人医疗集团——新加坡百汇医疗市场发展副总裁陈行义介绍,该国有大量在欧美顶尖医疗机构学习和工作经验丰富的医生,对亚洲患者的特点甚至更了解。而且,在应用新型技术和药物方面,新加坡动作迅速,在某些领域甚至与欧美发达国家接近同步。而在语言和文化上,新加坡又具有和中国相近的优势。

    对于新加坡医疗服务水平,张月军深有体会:“我到新加坡发现医院走廊电灯在侧面。工作人员告诉我,这是因为很多病人是躺在床上被推着穿过走廊的,灯在上方可能会让患者觉得刺眼。”他在新加坡一家体检中心称完体重之后,扭头发现护士马上将他踩过的地方做消毒处理,“这样的细节一下子就让我对新加坡的医疗水平感到放心。”

    医疗旅游谋变

    医疗旅游的火热也引起了资本市场的关注。去年6月,红杉资本向盛诺一家进行投资约5000万元人民币,成为业内标志性事件。

    不过正当医疗旅游成为热门话题之际,其行业内部的先觉者则正在酝酿一场变革。受就医成本、海外医疗机构接纳能力有限等因素制约,传统医疗旅游模式能覆盖的患者始终有限,各家主要机构都在谋求变革,以突破以往送患者出国这一商业模式的瓶颈。

    盛诺一家与携康长荣都采取了从“送出去”到“请进来”的战略,而具体策略又有所不同。

    携康长荣将开设早癌筛查中心,其中主检医生、放射线技师等重要岗位将由世界第三大医疗集团——日本德洲会的医生担任。同时,携康长荣还正在筹备建立神经外科研究所,计划邀请德国、日本等国医生前来行医。

    顾欣表示,将高水平医疗引进国内,必须考虑国外医生难以长期在中国工作的因素。所以,从长远来看,携康长荣的上述举措,意在建立高水平的本土医生队伍。“以往国内医生出国进修,受语言等因素制约,往往得不到上手术台等实践机会,而现在把国际顶尖高手请进来带中国学生,我相信通过几年的努力,会培养出若干高水平的本土医生。”

    盛诺一家则发力诊断和治疗方案。据蔡强观察,一位癌症患者出国就医前,往往经历了从市县级医院,到省级医院,再跑遍北上广医院的过程,耗费了金钱,也可能错过了治疗的时机。另一面,不少患者在出国获得更佳的诊断和治疗方案后,出于成本考虑会选择依据方案回国治疗。

    这给了蔡强很大启发,转型方向也由此清晰:建立国际诊断中心。根据筹建规划,该中心将由盛诺一家合作的海外医疗机构专家远程会诊和出诊,为国内患者作出诊断和制定治疗方案。而患者则可以据此选择在国内医院治疗。

    上述两家医疗旅游代表机构的转型正反应了整个行业的变革——从医疗中介机构变身医疗机构,将以往医疗旅游只能覆盖少数富裕群体辐射到更广泛的患者中。

    而最早一批进入医疗旅游行业的优翔,也正在将业务链下沉,从以往的会所、俱乐部等高端营销下沉到微信推广,以争取更多中产阶级客户群体。不仅如此,优翔正从把利润“变高”到把利润“拉长”,将服务延伸至愈后、慢病管理等健康管理的方方面面。根据种岩的设想,优翔希望“把服务你一次变成服务你一辈子,把服务你一人变成服务你一家子,从客户全方位需求出发,建立个性化服务体系。”

    同时,优翔也正在寻求互联网+的突破。2013年投资创立了美容整形社交和电商平台——“新氧”,提供整容美容交流问答、点评及特卖服务。目前该平台已积累60万篇用户日记、1000万私信咨询量、5000家整形医院和万名整形医生资料,覆盖地区包括中国、韩国、日本、台湾。

    新氧的发展令优翔的管理层也感到意外,“以前你很难想象大家竟然一点都不羞于公布自己整容前后的照片”。在新氧平台上,年轻人甚至非常积极地晒出自己的整容过程,分享交流和炫耀自己的整容成果。

    为了解新需求,适应移动互联网趋势,优翔引入了更年轻的团队,争取有更多新玩法碰撞出来。在种岩看来,这亦是行业大势所趋,“大家都在寻求互联网+。”

    国人对医疗旅游的逐步接受和认可,代表着在满足基础需求之后,对更高层次的生活方式和生活态度的探索。


分享到:

意见反馈 关于我们 隐私保护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2-2017 Iiyi.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