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论坛|资源|病例

搜索

首页 医学新闻 医学考试 医学进展 诊疗指南 专家课件 医周精选 医学论坛 医学资源 医学会议 培训果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头条 > 一个县委书记的医改经:少修1里路,换回一年医改补贴

一个县委书记的医改经:少修1里路,换回一年医改补贴

2017-01-05 20:15阅读: 来源:南方都市报责任编辑:谢嘉
[导读] 一个县委书记的医改经:少修1里路,换回一年医改补贴

  一个县委书记的医改经:少修1里路,换回一年医改补贴

  和安徽省天长市(县级市)市委书记金维加闲聊,他显得有些寡言,但聊起医改,他却仿佛眼中放光,口若悬河。


  作为地方党委“一把手”,县(市)委书记是最基层统领全局者,掌控地方政经发展方向,站在地方决策层级的最后关口。经济发展、扶贫、党建,这些大概是他们最关心的事情,但要说起公立医院改革,对多数地方而言,更像是县市长的分内事。

  但金维加有点“反常”。县里这么多干部,跟他聊工作最多的人是卫计委主任,他自己也经常主动跑到天长两所市级公立医院,找院长切磋如何推动医改。他有点“着迷”,为了研究医改做法,他还带队“私访”其他改革试点县“偷师”。

  近年来,天长从诸多县级市中脱颖而出,2015年被国家卫计委列为全国首批4个县级医改试点示范县之一。

  “天长医改是闯出来的!”金维加这样评价天长的医改之路。

  改革者面对的难题往往不是不愿意改,而是愿意改却奇怪怎么就改不动。医改的经验或许正说明,县委书记或许是那个迫切需要最先“闯出来”的人。

  “我也有顾虑,但我的认识是到位的”

  南都:作为县委书记抓医改,有顾虑吗?

  金维加:我也有些顾虑的。我2009年当县长的时候就开始抓医改,后来做了县委书记,还是抓,不放手。有时候有点顾虑,书记抓医改是不是抢了市长风头,揽了市长权力。我觉得这样说的人,是他们认识不到位,我的认识是到位的。

  总书记在今年8月的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上也发话了,“各级党委和政府要把这项重大民心工程摆上重要日程,强化责任担当,狠抓推动落实”。他这么一讲,我就更义无反顾地抓下去。

  南都:但是不是每个地方县委书记都这么认为的?

  金维加:有的地方党委书记可能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医改太敏感了,如果改了之后医院没有把控好,医生没有积极性,改出意见来了就会消极,患者就会跟着不满意,社会就会变得很敏感。医改一定不能让患者不满意,不能有风吹草动,怎么改也不能损害患者的利益。

  人们往往会对过去既有格局产生习惯,即使不好,领导也没有责任,但如果推动改革,患者不满意,医生医院也不满意,那你的责任反而大了。所以这个改革是有风险的,一般人不愿意打破隐形的平衡和既有的利益格局。

  比如医生的职业习惯也可以说是一种隐形的平衡,医生开医嘱习惯了,我们现在实行“双处方”制,要求他们在医嘱外对出院病人再开一个健康处方,系统告诉病人健康促进的注意事项,这是增加了医生工作量,需要医生大力支持的。

  医改充满风险和压力,所有改革都是触动利益,不改革啥毛病没有,真的要做事情不触动利益是不行的,坐在办公室里成果就来了是不可能的。

  “不做改革过程的管控,改革肯定会跑偏”

  南都:改革有遇到阻力吗?

  金维加:我遇到的具体阻力,比如说院长年薪制。2012年就明确提出了,过去按规定考核医院院长,绩效完成了就可以享受多少年薪。规定也发了,考核也考核过了,但是年薪就是不兑现。

  两家医院的院长自己有顾虑,认为实行年薪制,个人收入太高,超出社会上同样事业单位的人员收入。人社、财政部门也担心引发其他单位负责人的攀比,所以一直没有落实。最后就无形中形成阻力,一边向上汇报实行院长年薪制,一边又不给人家发年薪。

  今年,我直接打电话给财政局长、卫计委主任,院长年薪一周内就打卡兑现了。财政直接打给两家医院院长,分别是税后35万和37万元。

  南都:为什么这么看重医院院长年薪制?

  金维加:2015年天长城镇职工平均收入大约是6万元,城镇居民去年的人均可支配收入是2.4万元,农村居民是1.4万元。相比之下,医院院长目前的收入比是比较高的。我觉得这里面有乘法效应,把院长积极性调动起来了,他可以给你省100万元,这是你看不见的。他的积极性不高,多花了几百万也许你也看不到。

  南都:还有什么想做的事迟迟做不成?

  金维加:我们5年前就在县级公立医院的改革试点方案中明确提出要设总会计师,帮助医院进行成本核算,但总会计师制度很长时间都落实不了。编制部门有规定,说没有特殊情况不设“总师”,所以一直提而未设。我催促了之后,有关部门提出来让财政局副局长来兼职总会计师,我说财政局副局长这么忙,哪能顾得过来?最后由组织部门从财政局选了一个优秀干部专任总会计师。书记要是不盯着,就很难到位。

  再比如,实行编制备案制管理,开始也是很难的。编制备案实际上就是打破了编制审批制,等于是扩编了,效果是一样的,财政部门也要按照这么多人头来给钱。也是落实很慢,有一种无形的阻力,后来责成市编办向省里和滁州市编办报告,获得大力支持,才做成这个事情。我到省里有关部门去汇报,说天长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是“国字号的改革”,全国只有4个县,这样一说,有些部门还是很支持,给了帮助。医改仅仅靠卫计委很难做成的,需要书记市长持续发力。

  南都:这种无形的阻力是部门的利益吗?

  金维加:实际上也不存在部门的利益,所有的利益只不过就是那些部门固有的东西。我们的医院党委过去不设专职纪委书记,由副书记来兼任,三定方案就这么规定,这哪里行?医院采购管理出事的不少,一定要独立设置。你看这样的改革其实不涉及本质的利益,就是固有的东西,不是自己的事儿,但这就是他的权力。认识是有个过程的,需要书记全力推动。

  南都:你抓医改的重要任务就是破除这些阻力?

  金维加:2015年,天长被省卫计委列为县域医共体试点县市。医院的主要负责人思想认识不到位,觉得医院目前运行状况很好了,怕医共体工作开展牵扯医院太多精力,影响医院发展,顾虑很多,对医共体的工作落实不到位。去年,省卫计委对天长医共体考核,两家医院部分核心指标不达标。我就找院长和卫计委主任开会,问他们怎么回事,这个是要过问的,做书记如果不做改革过程的管控,改革肯定就会跑偏,动作会变形。

  还有,在医院和医保部门之间,由于医保部门和医院按病种付费价格谈判意见不统一,导致按病种付费新增加病种审批慢。省卫计委的领导点名批评,才审批同意人民医院扩大到200个病种。

  “不好干他找我,干不好我找他”

  南都:你的手机号是公开的,有没有人找你反映医改的问题?

  金维加:我工作生活只用这一个号码,而且是24小时开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老百姓向我反映医改方面的诉求。这次在天长开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现场会,大家去医院实地考察,如果几年前搞这么大活动,信访都要控制一下,怕出丑,现在不需要了,老百姓很有自豪感,这说明医改已经有了比较好的氛围和环境。

  南都:你把这个手机号看成一张反映县委县政府执政情况的晴雨表?

  金维加:我的号码村干部手上都有,老百姓网上也找得到。我坚持了5年了。老百姓有问题就可以见到我,如果我也解决不了,那就是突破政策了,实在没有办法。一个领导如果不能对老百姓好,跟老百姓没有感情,是很麻烦的,听不到老百姓的声音,感受不到群众疾苦,跟老百姓不亲近,肯定是跑偏的。

  南都:对于医改您经常会过问下属吗?

  金维加:每个月我们都会开一次常委碰头会,总结上月工作,安排本月任务。分管卫生的同事要跟我汇报工作。平时我自己也会跑去医院,私下沟通很重要。我曾经问医院院长,你们要多少财政补助才能做到全国先进?他们说,补3000万绝对可以,我说没问题啊。抓工作一定要抓到点子上,一定要知道他需要什么。我自己有两句话:不好干他找我,干不好我找他。

  我一直对他们说的三句话,只要上级布置必须做的,早干受表扬,迟干挨批评,不干又推不掉。笨道理想明白了就很管用。

  南都:除了督促改革落地,书记还能怎么推动医改?

  金维加:一定要看报刊杂志上登的推动医改的经验,人民日报刊发的介绍三明尤溪的医改做法,我剪下来一点点看。媒体讲问题比较含蓄,还必须自己去实地看,只有去看做得最好的地方,我们才有可能做得更好,所以我带人到尤溪去看,因为尤溪方面比较忙没法接待,我们匿名去的。和尤溪医院负责人座谈的时候,就说我们几个人是人大政协的,想回去给医改营造环境。后来还去了青海省互助县,也不能光我去学,市长也带队去了启东、上海长宁学习。看了几个试点县,更是坚定了我们的信心,把一些好的做法带回了天长。

  另外,作为县委书记能做的就是形成一个良好的用人导向,天长医改办主任、副主任都得到了提拔重用,先把人的问题解决了,也是告诉大家,能干成事情就有出彩的机会。

  “少修半公里路,一年的医改补贴就有了”

  南都:天长市位于相对富庶的地区,天长医改是不是也是用钱堆出来的?

  金维加:不是。我们今年给公立医院投入的财政补贴是2800万元。我认为,这2800万是每一个县都应该可以承担的,即使是一般财力的县也可以承担。主要要看,这个县的领导在分配财政资金上有没有意识,是不是向医改倾斜。两三千万对于县级财政来说是可以负担的,如果我们的医改每年要花上亿,那就没有可复制性。

  南都:2800万对于一个县来说是什么概念?

  金维加:这2800万主要用在了对天长两所公立县级医院(县人民医院和县中医医院)的财政补贴。修一条公路每公里的成本大概就是4000多万元,少修半公里路,一年医改补贴就有了。

  南都:你觉得医改比修路要重要?

  金维加:这涉及一个地方领导干部政绩观的问题。如果去建开发区,一拉就是几平方公里的框架,很气派,修一条几十公里的道路,大家就会说哎哟你看这政绩,这个领导肯做事。但其实路修了,两三年可能都不发挥作用,招不来项目放着就是放着。

  少修半公里路,把钱省下来,改善医改条件,虽然看不见,但是老百姓得到实惠了,这个就是政绩观的不同了。

  南都:会不会有人觉得2800万还是太多了?

  金维加:地方领导其实有一个认识的过程。有的领导认为,医院也是可以挣钱的(公益二类)事业单位,我为什么要补贴你啊?我告诉我们的同志,医院通过改革,取消药品加成,财政的钱不是补给医院,是补给患者的,大家就都释然了,我觉得把这个道理想明白,需要领导干部的胸怀和远见。

  南都:包括城市公立医院院长也会说,其实政府对公立医院的补助常年不到位的。2800万可以发挥作用?

  金维加:我觉得,关键的衡量标准是医院有没有良性运转,比如我们的市人民医院和市中医院,他们的运转很良性。我们的定向补助和专项补助,完全可以解除他们的后顾之忧,这就够了。并不是补得越高越好。

  南都:天长还给二型糖尿病和高血压的患者发放免费的基本药物?

  金维加:现在我们给2.5万名患者免费发药,财政拿了400多万。如果不对他们进行健康管理和干预的话,出一个脑卒中,微创手术要花5万,开颅手术就要1 0万,这个还是要医保掏钱。这个花的不是小钱,实际上是大钱。

  我一直对他们说的三句话,只要上级布置必须做的,早干受表扬,迟干挨批评,不干又推不掉。笨道理想明白了就很管用。——— 金维加

分享到:

意见反馈 关于我们 隐私保护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2-2017 Iiyi.Com All Rights Reserved